麋然

我吹爆谷围南亭

【无萧】糖酒筑梦

这对太甜了,我有万辆豪车可以开,我可以

爱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

“萧瑟,你可想过自己若是不曾习武练功,十七岁时应是什么样子的?”

彼时萧瑟正靠着房顶上的砖瓦惬意地喝着小酒,蓦然听到无心的问话,一时没回过神来。

他闷笑了一声,“和尚,你醉的不轻。”

十七岁,可是自己最阴暗无助的年岁,这和尚倒是会问。

萧瑟笑完和尚,自己倒是偏头思索了一下,“我要是当时不曾习武,那肯定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白斩鸡,那还用说?”

坐在他对面的无心回以一笑,不做声,只在怀中掏出一个小布包掷给萧瑟,对方放下酒壶便反手接过,极为自然地打开小包,把里头的糖粒往嘴里送。

萧瑟立刻就把刚刚那段奇怪的对话抛到了脑后,三下五除二清空了不大不小的糖袋,熟练地扔回给无心,“今天的糖没有前几日的甜。”

“但是酒肯定比前几日的好喝。”无心接过布包,叠的整齐收在怀中。

萧瑟舔舌,这倒是不错,今日这和尚带来的酒是真的好,醇厚却不至于太过浓烈,一口下去便唇齿留香,教人半醉半醒,快活似神仙。

“好了,天色都这样晚了,我也该走了。”

萧瑟正眯着眼懒散地倚着,听了无心的话便微睁眼瞥过去,“现在就走?”

他看着无心起身,踏着屋脊走到他跟前蹲下。

无心挑起萧瑟的下巴,轻柔地挠了挠,又用拇指亲昵地蹭蹭,极尽宠爱,“莫不是舍不得我?可放心,不过多时自会再见。”

说罢,便撇下了还在状况外的萧瑟,运起灵活高深的轻功踏着风走了。

萧瑟那张处变不惊的面容难得出现了错愕的表情,半晌才回神,摸着下巴笑骂,“这邪门的和尚,把我当猫耍呢?”

陪着喝酒的人走了,萧瑟也不想一个人在屋顶上吹冷风,索性就回了房,和衣入眠了。

萧瑟的美梦❤

🚗车🚗

佣律only,车车补档

点这里↓,划到最下方

http://mi-ran.lofter.com/post/1d2c0fe5_ef20a513

我佛了,被屏蔽好多次,麻烦不能看了及时跟我说一声

搞这个玩意好累,我想开新车了1551

【佣律】锡嘴雀和大山雀

1.

弗雷迪·莱利是一只骄傲的大山雀。


它确实有骄傲的资本,因为它是这几片山头里长得最好看的大山雀。


亮丽的蓝黑色短羽从头部向下延伸,在腹部形成一条标准细长的线,脸颊旁的三角状白斑衬得它英俊潇洒(它对此深信不疑),腹上明黄色的羽毛没有一丝杂毛,好看得紧,就连双翅上的灰色细羽都排列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弗雷迪雀深知自己是它认识的同族里最靓的雀,甚至没有任何一只小母雀能跟它的美貌媲美。


所以它才不着急自己有没有鸟伴呢,一点也不着急!


哼!


2.

清晨总是最好的觅食时间,即使弗雷迪雀对自己单身了大半个鸟生的事实正默默伤感着,早餐也还是要吃的。


弗雷迪雀扑棱着翅膀在林间穿梭着,豆大的眼珠正寻找着自己新的用餐地点,自己原本的御用早餐地被一群鹦鹉给霸占了,对着那些大块头,弗雷迪雀恼得要命,却又敢怒不敢言。


那双小巧的雀爪最终落在了一个小湖泊旁的柔软草地上。


嗯,就是这了!弗雷迪雀心里十分满意,它已经能透过这片肥沃的土地,看到那些美味的虫子了!


3.

弗雷迪雀觅食的速度很快,这要归功于它那和同族略有不同的喙,它的上喙尾部会比下喙的略长一些,并且有一个小幅度的弯钩。


虽然这个与众不同的喙经常被那些与它交恶的臭雀雀抓住不放,被它们挖苦嘲笑一番,但是不可否认这个有些奇怪的喙对捕捉那些狡猾的小虫很有帮助。


弗雷迪雀保持着优雅的进食速度,小心地不让任何一点小虫子的汁液溅到自己的身上。


它吃的很专心,这份专注直到它肥肥的鸟屁股撞到了某个柔软的东西,把它整只雀给往前弹了出去之前,都是不动摇的。


“唧!?(啾!?)”不同款的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弗雷迪雀转头,猝不及防地从对面的雀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炸毛的身影。


4.

受了极大惊吓的弗雷迪雀强装镇定,它用三秒时间上上下下把对面的那只雀打量了一番。


大嘴,色灰黄,再看脑瓜子的纹路和扑棱羽毛的形状——嗯,是锡嘴雀没跑了。


在快速分析完后弗雷迪雀可算稍微放松点了,至少不是危险的捕食者就好!


“喂,你怎么没和你们锡嘴雀群待在一起?这片山头可是我们大山雀的地盘,你不要乱来。”弗雷迪雀对对面的雀有了把握,打算抓紧机会先发制雀。


谁知对面的那只傻雀没有和想象中的一样被自己的强势发言吓到哭啾啾,反而双眼放光了起来,“你、你认得出我是锡嘴雀?”那只雀激动得扑扇了几下翅膀,踮起脚止不住地蹦跶。


“当然啊,为什么会认不出来?”弗雷迪雀挺直了小胸脯,试图让自己的身高与对面的锡嘴雀持平。


“因为...因为我毛色有点淡,而且还很小只...”锡嘴雀小小声地说。


弗雷迪雀疑惑地撅了撅喙,“你不是幼年雀吗?这个颜色和体型没错啊?”


然而对面的锡嘴雀听后似乎更低落了,雀尾都要垂到地里去了,“我是一只成年雀啦...和群里的雀长得都不太一样,体型更小只,平衡力不怎么好,也不太会找食物,大家都觉得我怪怪的,不愿带着我,我就只好自己一只雀生活了。”


“噢。”弗雷迪雀干巴巴地憋出了一个字。


它才没有觉得这只傻雀很可怜呢。


才没有。


5.

“虫子我爱吃小只的,种子我不吃有硬壳的,好吃的我要先吃,你不可以跟我抢!”弗雷迪雀吧嗒吧嗒快速踩着小碎步在前面走着,偶尔在地面上磊几块石子,表示这边的地底下有小虫,好让身后那只傻笨傻笨的锡嘴雀觅食方便些,“剩下的你可以吃,想吃什么都随意。”


锡嘴雀弹跳着跟在弗雷迪雀的后面,不停地点头,也不管前面的雀看不看得见。


“好了,我现在要开始吃了,你也请自便吧。”弗雷迪雀在一片平坦柔软的土地上停下,打算继续自己的早餐。


锡嘴雀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似得应了一声,转身又朝着那些弗雷迪雀刚刚帮它定点的位置,弹弹弹弹走了。


看着不远处那个灰黄的身影,弗雷迪雀终于放松了自己从刚才起就一直挺着的小胸脯。


呼,我刚刚应该有比它高吧?


6.

早餐过后,那只锡嘴雀欢欢喜喜地蹦跶到了弗雷迪雀的身边,用脑袋亲昵地蹭了蹭弗雷迪雀的背,“谢谢你,这是我吃过的最好的早餐!我叫奈布·萨贝达,请问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弗雷迪雀第一次被其它雀如此亲近,一时间竟也不知如何是好,小爪子先于思维,迅速地迈着小碎步走开了点,与这只自称奈布的雀拉开了距离。


“咳,我叫弗雷迪·莱利。”弗雷迪雀扭了扭自己圆滚滚的鸟腰,悄悄翘起尾巴。


“那我以后也能跟你一起来吃小虫吗?”奈布雀跳了一步,又和弗雷迪雀紧紧贴在一起。


弗雷迪雀扭扭头,倒不好意思再走开了,原本想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转头就对上了那张写满渴望的雀脸,脑袋止不住一缩,雀身缩成了一团。


“...那你不可以告诉其它鸟!”开什么玩笑,这个新的早餐地是自己好不容易找来的,多一只傻鸟不打紧,要是多了一群,自己还要不要吃饭了。


奈布雀愣了一会,随即疯狂点头,那张洋溢着幸福笑容的雀脸仿佛冒出了粉红泡泡,看得弗雷迪雀一阵恶寒。


“那我先走了,我还要午睡呢。”弗雷迪雀自顾自说完就飞走了,迫不及待飞离这只傻笑着的大山雀。


“噢、噢!那你路上小心呀!”奈布雀才回过神来,大声啾啾了两声。


只剩它一只雀了,它看着软软的泥地沉思了几秒,忍不住又傻笑了起来。


嘿嘿,孤鸟寡雀的,怪害羞的!它是不是想和我约会呀?不过它长得这么可爱,还是可以试试的嘛!


7.

之后的几天里,弗雷迪雀无论多早,都能在早餐地遇到奈布雀。


对方就像是在特地等它一样,备好一些清晨还带着露水的鲜花或是水中闪闪发光的石头,当弗雷迪雀落到地上时,奈布雀就会衔着这些漂亮的小玩意蹦到它的面前,献宝似地放在弗雷迪雀的面前。


通常,弗雷迪雀会翘翘它漂亮的尾巴,开心地收下。


弗雷迪雀很开心,它认为这是奈布雀作为和自己使用同一早餐地的谢礼;奈布雀很开心,它认为这是弗雷迪雀接受了自己的追求。


它们之间微妙的氛围一直维持到奈布雀向弗雷迪雀发起求偶的时候。


弗雷迪雀呆了,平常精明凌厉的小眼睛瞪得大大的,鸟喙半张不张,那个表情好比一只母狮子看到两只公狮在自己面前公然交配一样,超出了脑容量的理解范围。


奈布雀还在蹦跶着,啾啾啾地唱着念着:“啊~弗雷迪呀~啊~你愿意做我滴鸟~伴~吗~”


弗雷迪雀磕磕巴巴:“可、可是...”


奈布雀见形势不妙,连忙现场继续编词:“噢噢噢~不要可是啦~我家~很大~啊~弗雷迪呀弗雷迪~跟我肥家呀~”


弗雷迪雀一阵沉默。


它鸟语不标准。


唱歌还难听。


但是有点心动是怎么回事,啧。


8.

“着就是你说的家很大?”弗雷迪雀无语凝噎,看了眼破破烂烂的树洞。


“这是哪种动物的窝?”弗雷迪雀顶了顶奈布雀的屁股。


“不知道...我看见里面是空的就住进来了。”奈布雀还沉浸在求偶成功的喜悦里,前胸紧紧粘着弗雷迪雀的后背,就差把开心两个字写在雀脸上了。


“那好吧,我先进去看看...”弗雷迪雀嘟囔着把头伸进了小小的树洞口。


“???!!!我怎么卡住了!!!”弗雷迪雀惊恐地蹬了蹬自己的小爪子。


虽然奈布雀由衷的希望弗雷迪雀那个毛绒绒的屁股能卡的再久一点,但它还是义正言辞地安慰了弗雷迪雀,“你等着!我来帮你!”


9.

它终于出来了。


但是它掉毛了。


操!它掉毛了!!!


10.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树洞会卡你的屁股!!!”


“你他妈的小声点啊!!!!”


11.

最终弗雷迪雀还是没有跟奈布雀闹掰,它们一起住到了弗雷迪雀的窝里,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可喜可贺啊可喜可贺。


12.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睡觉!”弗雷迪雀闭着眼有气无力地说着。


“爸比爸比!你们都是公雀雀,要怎么生我们呀?”乌鸦崽崽呱呱呱了几声。


“对鸭对鸭!”麻雀崽崽唧唧唧地应和着。


“...”弗雷迪雀被呱噪的鸟崽子们闹得失去了鸟生的希望。


13.

“奈布!!你以后再敢随便捡别鸟家扔掉的鸟崽子回来,我就要踹你了!”弗雷迪雀对着刚刚进食完回来的奈布雀咬牙切齿,同时不忘放低音量,怕吵醒了好不容易睡下的两只小鸟崽。


“好好好,都听你的!”虽然知道弗雷迪雀再看见那些被抛弃的鸟崽子后,还会心软地要求把它们带回来,奈布雀依然顺着弗雷迪的话附和着。


奈布雀用自己的喙啄了啄弗雷迪雀的喙,又蹭了蹭对方写满困意的雀脸,这才围着两只不同花色和种族的鸟崽,沉沉睡去了。


——————————

文中有一些鸟类形象的描写是和他们本人对应的


弗雷迪雀:上喙比下喙长→兔牙


奈布雀:身形小只→血统原因  平衡力不好→钢铁护肘不易控制


原本是想重新开车车链接的,可是改车改到一半自己感觉太羞耻了...于是写篇文先垫一垫,车车我慢慢改orz


【佣律】神父与狼#3

1.

雨夜中的浓雾黏腻湿润,潮而闷的空气桎梏了思绪,让天地间的万物都心神不宁。


他跪在教堂的正中央,虔诚地对着那尊沐浴在天窗投进的月光下而显得更加神圣的雕塑念诵祷文。


雨幕隔绝了世间的一切杂音,这使得教堂厚重的大门处传来的闷响格外清晰。


神父大人抽回了思绪,回头望去,在明明灭灭烛光下,隐约能看见从门外流淌入的粘稠的暗红液体。


2.

“有人吗!”戴着高羽毛帽的卫兵用力敲打铜环,大声呼喊。


见里面没有动静,他抹去脸上的雨水,提高了音量,“有没有人!这里是十字军!奉命搜查...”


狭窄门缝里的那双眼像鹰一样锐利地锁住了他。


“这里是神的居所,神的领地,你们怎敢如此放肆?”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有些沙哑,就像嗡鸣的大提琴,厚重威严。


看清来人后,十字军首领无措地放下了手,“真是抱歉,尊敬的神父大人,我们正奉命捉拿一名逃犯...请问您有没有见到一名黑袍的可疑男子经过这里?”


被称为神父的男人用眼尾扫了他们一眼,“没有。我不会允许任何肮脏的人玷污神的殿堂。”他说着看向了那些十字军军队奔走过时溅在红木门上的污水。


十字军首领黝黑的面颊随着神父视线的转移变得通红,“真是对不起!我们一定会清理干净的!”


“不必,你们尽快离去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神父冷着脸关上了大门。


3.

“咕...”房间正中,柔软的床铺里传来声响。


他正好推开卧室的门,端着一些食物进来了。


“你醒了?”冷峻的面容在跳动的炉火光焰照射下柔软了几分。


“呜——咕噜...”床上的人,或者说是生物,正对他愤怒地低声咆哮,一边不懈地挣动着想从锁链里逃出。


这生物高竖起的狼耳和尾巴对神父的到来表现得极不友好,连那双金色竖瞳也仿佛燃烧着愤怒的火焰,明亮的吓人,他伸出利爪的四肢正狂暴地挥动着想要逃开桎梏。


“原谅我,在确认你的安全性之前,我只能这么做。”神父放下了托盘,将一碗温热的牛奶递到这名狼人面前。


对于这个把教堂和自己床铺弄得一团糟的东西,神父大人竟难得展现出了耐心。


“喝吧。”他轻柔地将木碗边缘抵在这名警戒而疲惫的狼人嘴上。


对方对他露出了一个极度凶恶的神情。


5.

“好了好了慢点慢点——”神父大人手忙脚乱,“啊呀,你看都说了要慢点吧,洒了...”


被训斥的狼人发出几声委屈的呜呜声,却还是忍不住要把埋到碗里,去舔那些好喝的牛奶。


他巨大的狼尾巴正开心地一扫一扫,似乎对这碗牛奶很是满意。


神父大人见碗已经空了,便连忙收回,徒留一条长舌尴尬地停留在半空,维持着舔舐牛乳的动作。


“呜——!!!!”狼人急得不行,伸长了脖子想要去咬住那个被抽走的碗,结果脑袋上猝不及防挨了神父大人一掌。


“急什么急,乖乖躺好。”他转身拿出了医疗箱,翻找出药水和绷带,“不要动,我给你包扎伤口。”


神父大人掀开被折腾的乱七八糟的被单,可是那里深可见骨的伤口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大量沾染在床垫上的血迹。


“你...”他惊讶地转头,却发现这个狼人直勾勾盯着医疗箱里的银质十字架,上面的钴蓝色钻石闪烁着,如神父大人眼瞳的色泽。


狼人一眨不眨地凝视着,直到他的瞳色也褪去了金色的光芒,显出些碧蓝。连奇异的尾、耳和锋利的爪也慢慢缩回身体后,神父大人才缓过神来。


他望向天空,那里莹润的满月正高高挂在黑云之间,模糊看不清真切。


6.

清晨,在一切都还沉醉在朦胧的睡梦中时,教堂已经悄悄苏醒,虔诚的教徒们开始为早晨的祷告忙碌起来了。


神父大人在大厅旁的楼梯处遇到了一名看起来惶恐不安的修女。


“这是怎么了,脸色如此糟糕?”他低声询问。


修女这才仿佛惊醒似得回神,抱歉地对他笑笑,“没有,只是...昨天晚上外面好像有很大的动静?总感觉有些不安...”


“只是过路的卫兵罢了,就算天塌下来,受神护佑的教堂都是安全的。”神父平淡的语气极具说服力,这名年轻的修女在安抚下逐渐稳定了情绪。


“谢谢您,神父大人...咦,这位是?”顺着修女惊讶的目光,神父转身看向自己的身后。


映入眼中的是一个睡到炸毛的棕发年轻人,此时正眨着朦胧的蓝眼低头望着阶梯下的两人。


“...你怎么出来了?”神父三两步冲上楼梯,扯住青年的衣角拉了拉,只是这个动作好像让对方很是新奇,一时间忘记了回应,只是直勾勾地盯着那只攒住自己衣角、骨节分明的好看的手。


“他是我以前在外传教的时候认识的孩子,双亲去世之后来找我的,只是不巧迷了路,昨晚很晚才找到这里。”青年迟迟没有回话,他不得不随口胡扯一个理由出来,只希望这名修女能收敛她的好奇心,然后去准备祷告。


可是事情并不总是遂人愿的,譬如现在。


“那请问他的名字是...?”修女眨了眨眼。


当神父大人头疼地开始编名字时,身旁的青年终于出声了。


“奈布·萨贝达。”他听见他说。


只是青年的目光并没有在那名修女身上,而是落在了站在阶梯下的神父那棕色柔软的发顶上。


7.

“你在这里给我待好了!我做完祷告就回来,别再偷溜出来!”神父急急忙忙地把这个自称为奈布的青年塞回房间,转身就要走,却被猝不及防地抓住了手腕。


对方的手劲极大,让他动弹不得。


他长叹了口气,转身,“你还有什么事?”


“名字。”奈布开口,说出了今天的第二个词。


“什么名字?我的?”神父有些疑惑。


对方坚定地点点头。


他又叹了口气,沉默了好一会。


空气安静了很久,久到奈布已经开始迟疑地想要放他走的时候,他才听见这个男人的回应。


“弗雷迪·莱利。”神父抬起了头,和面前的青年对视。


“我的名字是,弗雷迪·莱利。”青年听见他这么说着。


——————————

突然想写神父与狼人的初遇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狼先生还是很矜持的,到后面就完全放飞自我了xxx


ps:再试图开长篇我就是傻子...写了快万字的废稿,自己都圆不回世界观了:(

还是摸小短篇开心一点


我要夸爆太太!!!!! @hallu
谢谢您给我们带来那么甜那么软的rf!!!😭😭😭😭

无论是本子本体还是挂件透卡明信片,全部都很精致!!!真的能感受到那种用心!!打开包裹就有一股甜甜的味道(?)!!!!
好多软绵绵的宅总和四叔啊😭😭他们太可爱了,野餐做饭小动物还有其他很多AU,看得一本满足!!
我也想变成小鸭子窝在宅总的腿弯里!!!!!!(危险发言
真的很想揉一揉宅总软fufu的脸!!!(绝对会被四叔突突突的
想要帮宅总擀面的bear真的好可爱!!!
通篇都是甜甜软软的他们真是太好了😭😭
连小孩子不能看的那种都画的超级软超级可爱!(不是
好气,我贫瘠的语言表达能力只能做到尖叫着喊好可爱的这种程度了😭
太太的本子治愈了我被剧里捅刀子的伤痛,让我能够窥见rf幸福生活的一角,感动落泪辽(爆哭
真的真的真的好爱rf,希望他们能就这样一直甜甜的走下去!!
谢谢太太出本,太太辛苦啦❤
ps:我的直男拍照技术不能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谢谢太太!!!真的很好看很好看!!
是我的直男拍照技术拍不出万分之一的那种好看!!!!!
@喵君_

就不占tag啦

【佣律】鸡飞狗跳的日常#5

1.
今天是周年纪念日,于是律师先生和佣兵先生决定好好庆祝一番。

佣兵先生提议在这充满意义的一天开始前,他们可以提前到小镇最高的山上待上一晚,以便在山顶观看烈火轮盘似的太阳的升起。

他们在金芒下牵住对方的手,共赏美景。

律师先生对于佣兵先生难得的浪漫情怀感动无比,便一口答应下来,笑着去整理行装。

2.
吉普车上放着美式乡村音乐,他们在夕阳下看那深色的余晖,在清凉的小溪流里嘻嘻哈哈踩着水,捉上几条鱼虾,丰富晚上的餐盘。

直到闹得肚饿,他们才搭起烧烤铁架,串一点鲜肉和果蔬,笑着靠在一起品尝美食。

在夜幕悄悄降临之际,他们拉好帐篷,在里面铺上软垫和草席,盖一层薄被,讲一些温馨动人的情话,随后在夏夜凉爽的风中相拥而眠。

3.
以上都是假的。

4.
“方向盘左打...等等是左不是右!!”

“前面有坡,踩刹车刹车刹——你踩的是油门啊啊啊啊啊啊啊!!!”

“咳——呸呸呸!!呃,满嘴叶子...好了奈布,你听我说,从这里一直直走就能到,你不要...”“呯——!”

吉普车车头凹在了树干里,把挺直的树干撞得七歪八扭,树上的叶子掉了大半,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律师先生把话吞了回去,缓缓转头,哀怨地对上驾驶座佣兵先生忽闪忽闪躲避的眼神。

“车技很好?”律师先生的声音降了八个度。

佣兵先生打着哈哈,“那不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吗...时代在进步!向前看!”

“看什么?看被撞烂的车头吗?”律师先生感觉自己要被气到爆炸了,憋了半天,最终像一颗被放掉气的氢气球,无奈地叹了口气,慢慢瘪了。

5.
虽然过程不怎么美好,但是他们好歹还是到了山顶。

律师先生强打起精神,严谨的他打算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接下来的休闲活动。

第一站——小溪捉鱼虾。

律师先生挽起衣袖,手中拿着一个大塑料桶,聚精会神地去捉那些银色小鱼儿,脚下偶尔会踩到一些螺,他也一一捡起,这种感觉就像在探寻宝藏一样,捡到一个好看的螺壳也能让他开心半天。

很久没有过这样放松的时候了,清澈浅浅的溪水未及膝盖,凉爽的感觉让律师先生十分愉悦。

他捉了很久,塑料桶中不过只有有一两条小鱼和一些螺,律师先生弯了太久的背,腰部略有些酸痛了,便打算收手上岸。

只是突然间,上游处涌下一小群鱼群,它们游来的速度很快,律师先生愣了一下,立刻伸手去捞,那些横冲直撞的鱼便晕乎乎地扑倒了手心里。

律师先生趁机多捞了几只鱼,虽说不知为何突然出现这么多,但总归是好事嘛。

他心情极好地就着溪水洗了洗沾了些泥的手指,又顺手摘下眼镜放在衬衫口袋里,泼了点清澈溪水在脸上,冲去他满脸的汗水。

要说律师先生是有点洁癖的,平常定是不会用这种外面的水洗脸,但这毕竟是山上,清泉汩汩是来自大自然的馈赠,他便没想那么多了。

卸了锋利的金边眼镜,这双湛蓝的眼便显得格外柔和,他微眯着双眼抬头去看缓缓落下的太阳,却发现小溪上流不远处站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奈布?不对,那个家伙都被自己踹去修车了,怎么会在这里?

他重新戴回眼镜,模糊的画面瞬间转为1080p,清晰无比,成功让律师先生石化在原地。

那个十六七岁的叛逆青少年一把拉好裤链,抬头正好对上律师先生夹杂着怒火和不可置信的眼神,轻蔑地笑了,“傻逼。”

律师先生气得就差口吐白沫了,他崩溃的吼了一句,“奈布!!过来!!!”

6.
正在车前盖上疯狂蹦跶试图将车头踩回去的佣兵先生,听到律师先生称得上是撕心裂肺的喊声后情不自禁抖了抖。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佣兵先生三两步跑到律师先生那里去,就看见这个男人不复往常的高冷,憋红着脸指着一个小年轻气得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他!他那个!!”律师先生气到脑袋都短路了,憋了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只能指了指那人的裆部,又指了指自己的脸,试图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怒。

只是没想到佣兵先生立刻炸了,他脑袋上蹦出一条青筋,往那个还在状况外的青少年极速冲去。

律师先生看到这个举动,怒火竟然被奇迹般的平息了一些,虽然不说啥,但是看到自己对象这样帮自己出头,内心还是有点小开心的嘛。

佣兵先生一个瞬移,挥出了愤怒一拳,“你他妈居然敢射在弗雷迪的脸上!!!!!!那张脸只有我能射!!!只有我!!!!!!”

“奈布·萨贝达你有病啊!!!!!”律师先生心中的怒火燃烧得更旺了呢。

8.
最后那个小破孩趴在地上哭着说这只是恶作剧,看到律师先生泡在水里,才假装在上游嘘嘘,想要和他开个玩笑而已。

“好了,你也别打了,算了吧。”律师先生抓住了佣兵先生不停向未成年人施暴的双手。

“你偏袒他!?”佣兵先生气得又踹了那个地上的破布男孩几脚。

“再打就得付医疗费了。”律师先生无奈,“用你的私房钱付。”

佣兵先生乖巧收手。

9.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律师先生累的不行,爬在一块大石头上,打着手电筒看那张根本就没完成的计划表,心中一片凄凉。

“今天什么事情都没做成...”律师先生幽幽地说。

佣兵先生捧着一盆山顶烧烤店买来的烤肉坐在了律师先生的身旁,“没啊,不是还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吗?”

“你是指报废的吉普车还是蚊虫飞舞的草丛?”律师先生有气无力地翻了个身。

“你等一下噢!”佣兵先生嚼着酥脆的鱼卷,看了一眼手表,“啊,时间刚刚好!”

律师先生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一把从石头上拉了起来。

起身的一瞬间,明亮的烟火从山脚下的城镇中窜起,在两人的眼前绽放,缤纷的色彩照亮了繁星闪烁的天空,映出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佣兵先生的话语淹没在花火中,律师先生只能听到模糊的声调,他偏过头去,便看到那双水波荡漾的蓝眸里,渗满爱恋的蜜糖。

10.
奈布·萨贝达,私自燃放焰火,罚款五百。
                                                       村委会·宣

电脑的色差...我恨((유∀유|||))

画的是律师最新涂鸦里的衣服,年轻的学生弗雷迪真的超可爱呜呜呜呜呜

律师先生,您究竟是猎物,还是猎手?

————————
我爱黑西装!!!! ̄﹃ ̄
电脑的色差恶心死我了呕